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散文大全 > 散文随笔

槐树上的蚂蚱

2022-08-12 04:00:06gexing 散文随笔 手机版

儿时我喜欢蚂蚱“吱吱吱的叫声,非要大人们捉些回来。大人们说,蚂蚱晚上叫个不停,烦死人,不要它。 

一日,我悄悄叫上我表哥,蹲在枣刺窝里捉了十个蚂蚱,放在竹篮子里,上面用草盖好,高高兴兴地提回了家。 

因为没有笼子,祖母说:“把蚂蚱放到槐树上吧。 

表哥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一个个蚂蚱的背,把它们放在树身上,我用两手拍打着树身,蚂蚱们乖乖地往上爬,钻进了稠密的树叶里。表哥说:“这个办法好,既省了笼子,还有那么多树叶让它们吃,死不了。 

我成天价围着院子里的槐树转,拍着树干叫:“蚂蚱快叫,快叫! 

真的有一个“吱吱吱地叫起来了,后边又有个随着叫了;哈哈,十个全叫起来了。真好听! 

夏天,农村的人嫌屋里热,都习惯在院子里铺了蓆子睡,但又怕蝎子蜇人,就在四周蓆子下面塞了锄头,棍子什么的,然后睡在蓆子的中间。人刚躺下还未睡着,蚂蚱就叫了,倒也快活;待到半夜天凉了,人也困了,本想好好地睡一觉,可是蚂蚱们不累,它们白天在树叶下睡觉,天凉了便来了精神:有单个独唱的,有二人台的,有小演唱的,还有大合唱的。此起彼伏,一夜不停。 

爸火了,说;“蚂蚱叫得一晚上合不了眼,白天哪有精神干活!快把蚂蚱弄下来打死! 

不光是大人们睡不着,我也睡不着。后悔不该捉了那么多的蚂蚱,更不应该把它们放在树上。树上那么多的树叶,咋能找见它们呢?想往下弄已是很不容易的事了。 

白天我到学校去上学,老是打盹。老师问我怎么了?我没法回答,怕同学们笑我。 

我每天晚上都做着同一个梦上在树上捉蚂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