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散文大全 > 散文随笔

时光的手

2022-07-24 04:00:11gexing 散文随笔 手机版

都说时光如白驹过隙,可再快的时光走过,总会在它身后留下一些什么。

小时不懂时光珍贵,常在顽皮中把日子过得迅之又疾。一笑一闹,春去冬来。

那年六月,我站在村外田野的麦垄上,闻一闻满地的麦香,恍惚间,又一次听见母亲的呼唤。我赶回家时,自己却已长成少年。时光化作孩童身体里的营养,让我长成高高的庄稼。可它又在母亲的头顶,落下一层再也吹不去的白霜。

你看,时光过隙的脚步总是铺满了生活。老房日渐斑驳的墙皮,被日子碾得光溜溜的碾台,一架呀呀作响的牛车,还有驼背流汗的人。原来,时光竟是一位隐形的雕刻者,它用硕大的手,一边记录着生活的贫苦,一边又任性地雕刻着人们心中的希望。段段日子,终在它的大手下,落下层层印记。就连过去村庄里最调皮的孩子,如今也满脸沟壑了。那些留也留不住的老人,把一地的庄稼,在儿孙的思念里耕种得井井有条。

于是,我常捧起用过多年的碗,嗅一嗅往昔的米香。我走过一条路,看一看层叠的落叶下,是否找得到嬉闹的童年。其实过去的一切还在,虽然一切都像极了跑得很远很静的风。只要沉下心,便能读到时光写下的日记。一字一句那样明晰,一字一句充满了浓情。在这里,既能阅读过去的欢乐,也能品味往日的涩苦。谁说一滴泪水不能成河,在时光的参与下,终于滤掉浑浊的泥沙,化作涓涓清流。谁说一场被自己刻意忘怀的情感,不会在安静的时刻,脚步轻轻,返身而回。

就连那些丁点大的欢乐,在回忆的时候都会让人笑出声来,一如春风吹颤的花朵,一如冻土里醒来的春芽。

莫说一程的心路最是陈杂,可是,若时光之手再也不懂雕刻,我们的生命是不是就要搁浅。记忆成了空白的纸,日子成了呆傻的人。

我应该明白,时光看似不语,却无时不在的诉说。它把所有的话语,只说给听它的人。就像真正的知己,不舍的爱人。像一棵枯老的树木,在根须里不停地酝酿着绿意,像白须的老人,用沧桑之手,推开黎明之门。在时光的怀抱里,我们的生命终于活得那样充实而饱满。